忤鲟

瑕月②(三日鹤)(被审)

瑕月②(三日月★鹤丸)
设定:微暗堕腹黑爷爷★爱搞事但又很小天使的鹤丸
副CP:被被★男审
★ooc可能,第一章链接放评论啦~
★求支持,求鼓励,求围观(⑉・̆⌓・̆⑉)

  灰蓝色的云与淡红的光晕渐渐交融,空气消散些许温度,夜色漫延,一抹淡月逐渐显现……鹤丸醒来时,手入室里只余他一人,墙上映着霞光,快要入夜了。躺着伸了个懒腰,缓缓坐起揉了揉因睡眠而湿润的眼睛,呆了一会“唔……总感觉忘了什么……”等等!主上好像说晚饭前要开会来着!啊啊啊不要错过了啊啊!
   审审与众刀男在主殿和谐的喝茶,屋外传来急速的脚步声。“抱歉啊~我来迟了……呼”鹤丸摸着头边走到自己的位置。“哼~再迟点你就可以不用来了~”审审想他投了一记眼刀,完成日常怼鹤丸的任务✔。
“抱歉,鹤丸殿,刚才看你睡得熟,便没有叫醒你……”药研歉意地看向鹤丸。
“鹤丸……”山姥切见审审又要怼鹤丸殿,这样下去一时半会儿这个回事开不了了(被被深谙开军议之苦),严肃道:“咳咳,那么接下来,我们将正式开始会议。”众刀男欣慰的望了山姥切一眼,终于把主题扯回来了。但是审审扯谈的功力……
“啊嘞?被被你感冒了?”审审担忧的注视着被被笼罩在被被下的脸,山姥切刚绷起的脸又无奈的软了下去,“我没…感冒” “诶~真的?有事不要瞒着我啊~”审审微微掀起被被的被被,假装要用手摸山姥切的额头。山姥切不出所有人意料,炸毛了:“啊…没有…不是,我真的……”
“可你的脸好红呐……”鹤丸戏谑地接嘴,又遭审审的眼刀。审审:用眼神戳死这个抢我台词的家伙!
被被:我只想安静的披着我的被被……
众刀男:不是……开会吗?茶都喝饱了
  “好了,不废话了,今天是有事情要宣布一下。大家也知道我这几天去了趟时之ZF,这次是被召集处理一件暗黑本丸的事务。”审审终于正经了起来。
“暗黑本丸……好可怕……”
“难道是……让我们去清理门户吗?”
  “那里的伙伴……怎么样了……”
  座下吵吵嚷嚷一片关于暗黑本丸想象。
“关于那做黑暗本丸,ZF已经派出人员处理好了,所幸大部分的刀都救回,但是要接着处理他们的归宿问题,ZF筛选了一些比较和谐的本丸接受……所以你们帅气逼人可爱善良的审审接下了其中一员!大家要好好对待这个新来的成员哦~”
  众刀剑再次露出欣慰的笑容。
  “主上!我们一定会的。”
  “受伤的同伴要好好的关爱啊!”
   “用光忠特制的美食治愈他的心灵吧!”
  “那我也特意准备一些惊喜(吓)吧~”
“但是……大将,暗堕过的刀,是否对您有危害……”药研虽是同情暗黑本丸里的同伴,但,他们的本丸、审审不能因此受到伤害。这么一提,一期也有所顾虑的望向审审,“的确,主上能否确定这位同伴的安全性……”
   审-戏精-审搓起山姥切的被被擦并不存在的眼泪鼻涕:“呜呜呜,这么关心我,好感动啊~呜呜”
  被被:下次还是让歌仙洗我的被被吧……
众刀男:习惯了就好……(≖_≖ )
  “这种问题不用担心,ZF这次做的比较及时,大部分是微暗堕倾向,进行了净化处理,嘛,也包括对一些记忆的处理……”
  主殿里的空气突然安静,审审挠挠头:“那开饭吧,再晚就不好了,这么迟就不召唤新成员,明天一早再弄,带他好好适应一下~”
  “终于开饭了,啊对了,话说新来的是谁啊?”鹤丸听到开饭后,放松趴在矮桌上。众刀男也竖起耳朵期待。
  “终于问出一个符合你年龄的有智商的问题了……”
  鹤丸:(*'へ'*)我这么机智……!
审审一脸『你来打我啊』:“既然你这么问了,我就大发慈悲的回答你,我不告诉你~决定了,明早召唤刀剑的任务就交给你了,鹤丸!未知更有意思吧~”
  “哇哦,难得主上这么懂我,吓到了呢~那就交给我啦~”
——————众刀男+审审吃吃饭睡睡觉的日常时间—————————————
   第二日的清晨 鹤丸比平常还早就起来了 ,洗漱穿戴好之后就跑到审审告诉他的房间,里面正中央放着的就是昨天所说的新伙伴了。这把刀被白布覆盖住,看不出什么细节,从长度判断应是一把太刀。太刀,鹤丸想了想,目前本丸就三把他自己和一期还有光忠,大太刀一把也没有,短刀胁差打刀常见的都有了。不过也是奇怪,他算是最迟来到本丸的,自从来了,审审再也没锻出过新刀,审审索性就不锻了。鹤丸讪笑,难道我运气真有那么差,把主上都带衰了……算了算了不想这个糟心事!鹤球摇摇脑袋,蹲下来盯着一坨白布:“太刀的话,江雪殿……唔还是算了,我会无聊死了的,虽然小夜很期待;或者是咔咔咔…(一串刀名)…还有一群喝茶的……是狮子王就好啦~”去万屋时和别人家的狮子王聊的很欢呢~不过有时也会看到许多欧审家的三日月,超级温柔(也很好看),好想惊吓他啊啊啊啊鹤丸暗搓搓地想。
  “话说是三日月也不错呢,那就许愿是三日月吧~”也许本丸终于要有专属的三日月啦!鹤丸莫名有些激动脸红,兴冲冲地跑回房间拿审审给的灵符,嗯,在准备一些茶水好了『当然是加过料的哼哼哼』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鹤丸坐在白布前,放好茶具:“无论出来的是谁嘿嘿嘿,先让他品尝一下鹤丸特制的茶水~”所以他并没有注意到白布里的刀不安的抖了几下。
   鹤丸贴上了灵符,一瞬间,淡蓝的光晕混合着嫣粉的花瓣充斥了整个房间,鹤丸眯着眼睛退后了几步,心里有些担心自己特制的茶有没有打翻……哦不,之后这种事就不重要了。因为映入眼帘的标志性的双眸……深蓝的夜空与黎明的淡蓝交融其中,一弯金色三日月的图案熠熠生辉。可能是微暗堕过的缘故,一身绀蓝比平常所见的三日月更为深沉 “哦呀,迎接我的是鹤丸殿下吗~”
    悦耳清澈的声音滑过耳边时,鹤丸才稍稍回过神:“不愧是天下五剑中……最美的啊……”
   “哈哈哈,鹤丸殿的赞赏我很开心呢……不过有形之物终将是要毁坏的,无论……”三日月笑着走近鹤丸,眸中掠过一抹深色,看见鹤丸脸红扑扑的看着自己无奈道:“抱歉啊~说了奇怪的话哈哈哈~”
  奈何其实鹤丸什么都没听见,内心欢呼雀跃一阵后,就见到离自己非常近的三日月:“哇——真是吓到我了呢……”不知为何有些不自在,突然想到自己带来的茶水这是完全可以缓和下气氛嘛!
  “要喝茶吗?,我记得你爱喝茶来着……”鹤丸拿起托盘,将茶水递给他,三日月想起沉睡在刀中时隐约听到的,默默向后退了一步 ,初升的阳光映入屋里,衬着他腻死人的笑容越发好看起来:“鹤丸殿,这么早就来招待我,应该还没有用早膳吧,这杯请你先好好享用~”
  “哦,好……好啊”被笑容晃了一脸的鹤丸完全忘记自己下了料,就喝了下去。
唔!好难喝,不行自己做的茶笑着也要喝下去。怎么可以在三日月面前丢脸!
  看着眼前脸憋的皱巴巴的鹤丸,三日月轻笑一声:“哈哈哈,鹤丸殿果然很有趣呢~”
  “唔——!”鹤丸-坑错人-国永表示:没想到三日月来到的日子TMD的这么刺激!

PS.
终于让三日月露过脸啦~论一个懒癌更新是要多大动力( ‘-ωก̀ )
审审:真以为我随便让鹤球去召唤的,no no no,根据我逛审神者论坛『常年产出各种同人粮的地方』的经验,如何治愈一个三日月,当然是一个鹤球啦ପ( ˘ᵕ˘ ) ੭ ☆
被被:……别看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三日月:哈哈哈,甚好甚好~
鹤丸:……又来一个坑逼……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