忤鲟

瑕月(三日月★鹤丸)中篇

瑕月(三日月★鹤丸)中篇
设定:微暗堕腹黑爷爷★爱搞事但又很小天使的鹤丸
★ooc可能,新手写文,雷点自避
★求支持,求鼓励,求围观(⑉・̆⌓・̆⑉)

  “嘛—这个时候了,主公差不多也要回来了吧。”霞色的阳光下纯白色的背影丢下了农具,懒懒的张开双臂舒展身体。听到鹤丸说话的一期手中的动作禁不住一顿,缓缓转过头:“鹤丸殿,你该不会又要……啊嘞…人呢?”地上只剩躺倒的农具回应他了。
  主殿屋前的草坪上,短刀们正玩耍着,忽然就感受到一阵风一掠而过。“好…好奇怪啊,刚才的风是白色的……”退抱起受惊的小老虎安抚。一旁监护的药研早已习以为常的推了推眼镜,“是鹤丸殿下吧,快到大将回来的时间了……”“所以鹤丸殿又要开始日常『惊吓』了吧!”鲶尾纯属幸灾乐祸地接嘴,扯了扯身旁骨喰的衣角,“讷讷,骨喰我们去看戏吧~”
骨喰:“……你开心就好。”于是就被鲶尾拽跑啦~“那么大家好好玩吧,我先去手入室准备一下。”药研带着迷之微笑,双手悠闲地插入口袋,步向手入室,作为本丸的元老,后面会发生什么他已经见怪不怪,甚至还想笑(微笑.jpg)
  短刀们面面相觑:“鹤丸殿的机动……总是在出其不意的地方出乎意料的好啊……”
  靠近本丸门口的一棵葱郁的树下,青江带着一贯的表情望着树上灵活的身影。(虽然他也怀疑过太刀的机动……后来也无所谓啦,他只要能欺负石切的机动就行啦)“呦西!大功告成~”鹤丸从树上跳下来,拍拍自己内番服上的灰,“青江,你也是很有想法的boy啊~”(热爱学习新事物的国际鹤)“嘛,一直想看看现实版的呢~”青江蹭了蹭自己的金球球,露出了『纯洁』的笑容。
“鹤丸殿、笑面先生!需要帮忙吗?”鲶尾拉着骨喰凑近,眼睛bulingbuling地望着吊在树上的木桶,毕竟他可以提供很多道(ma)具(fen)。“呀呀呀,不用啦,已经完成了,小鲶尾准备欣赏主上的表情吧——!”鹤丸双手环胸,笑的极为灿烂。
这时, 本丸的门外传来熟悉的灵力波动,鹤丸眨眨金色的双眸,闪入了树下的草丛,青江他们也已一并埋伏在草丛里。
  木门吱呀一声打开,审神者今天似乎非常高兴,脚步轻盈还哼着歌,然后就……
  “三…二…一…放——!”
“啊嘞——卧槽啊你们……!!!”『来自某日常被坑的审』
“日子果然还是要惊吓才有意思啊哈哈哈,有被我吓到吗,主上~”『来自某日常搞事的老顽童』
“湿身诱惑原来是这样的啊……露点了呐…”『某个装作一本正经一直想对审审工作制服下手的色情中学生』
“噗哈哈哈哈——”『某个笑的使劲在拍骨喰的大眼』
骨喰:……你们开心就好,活着不好吗?
  听到青江的话脸更黑的审神者低头瞄了眼,发现不可描述之物,“果然……鹤丸你还是滚蛋吧——!”日常出拳带风。
(PS.忘了说本丸的审审是男生,虽然不欧但是武力值还是很高的)
  稍后进门的近侍山姥切进来就看到这样一副场景:自家蠢审湿着衣服对鹤丸残忍施暴。啊,又作死了吧。
“主人……”山姥切刚走近,白皙的脸就染上了红晕,视觉冲击力太强了,他低下头扯扯自己的被被。审审转过头,扑倒山姥切的怀里卖萌,“被被,他们又欺负我……”山姥切一阵手忙脚乱,没办法的看着他,然后鼓足勇气的把审审用被被一裹,温柔的抱在怀里,“我先带你去换衣服吧……”审审乖乖地蹭了蹭山姥切,成功感受到对方紧张的一僵,“嘿嘿嘿,还是被被最好了~”
  围观群众:气氛有些微妙呢……
樱飘雪(?)的审审用着杀必死的眼神看着鹤丸,“快点去手入室哦!”再用和善的眼神看向这里唯一看上去比较可靠的骨喰:“小骨喰,麻烦去通知大家晚饭前要开会呢~”“好的。”骨喰利索的拉着鲶尾离开了。
  看着离开的四人,鹤丸坐在地上不解的摸着自己肿了一边的脸,“唔…为什么只打我一个人……?”青江窃笑道:“大概因为你是惯犯吧~”拉起地上的摸脸的鹤球,“我带你去手入室吧……”
  当药研在手入室里看到鹤丸一手捂脸一手被青江拉着进来忍不住笑出声,“鹤丸殿,来这边。”
  “唔唔,主人…下手太狠了,毁容怎么办…”鹤丸愤愤不平道,“药研……唔年轻人千万不能…像主上那样……”关键是只有他一个人被揍,揍完还遭受到区别待遇和秀恩爱(?),心灵暴击好吗…
  “嗨嗨~请鹤丸殿在这里待一个小时哦~”药研加好资源和符咒,转身继续做自己的医学实验。
“那我就先走啦~”青江整理了会自己的头发,起身离开。
  鹤丸坐着无聊地摆腿:“哦!前面听主上讲要开会诶~”
  “嗯,是的,听山姥切说是来了新同伴。”
“啊嘞~最近没看到主上锻刀啊,那家伙自从锻出我来了,好像运气就一直很差,打算把资源存下来着”鹤丸想着,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次似乎是政府发的刀吧,再详细我就不知道了。”
“嗯嗯,不过又有了新同伴还是非常开心呢~日子应该会越来越有趣吧……”鹤丸想着想着顺势就躺下补觉了。
回头看到睡过去的鹤丸,药研无奈的摇摇头,心想:虽然鹤丸殿有时比自家弟弟还熊,但是的确让本丸添了更多的生气呢。
边碾着药剂,心头对开会的内容也生出几丝期待,新来的刀剑会是谁呢?

PS.怀疑自己是不是有毒,写了一章了三日月还没出场(也算提到了吧( ͡° ͜ʖ ͡°)✧)
补充的设定:被被★男审
男审:非洲人,欧气陨落在鹤球身上,武力值高,鹤丸这么爱搞事是因为有时审神者爱陪他一起搞。
(名字想不出来(っ ̯ -。))
被被:操心的近侍,平常羞涩好调戏关键时刻男友力MAX

被被:我是山姥切国広。……那个眼神是怎么回事。对仿刀的身份感到在意吗?
本审:啊啊啊啊不介意啊啊啊啊啊!最喜欢披着被被的被被了!!!
手癌手机撸图

鹤丸搞事日常

鹤丸搞事日常
设定:搞事小孩鹤丸★温柔书店老板爷爷
       ★初次写文,ooc可能,渣文笔
      
       ★短篇,真的蛮短的

  恣意的绿色层层叠染,夏日滚烫的空气随着蝉鸣的喧嚣一同波涌着,阳光粘稠,唯独靠山的老书店笼罩在一片绿荫中,透露着隔世的宁静闲适。
  “唔……明明天气怎么热,三日月你怎么……”银发的少年趴在书店的前柜上,懒懒的吐槽一身深色和服的店老板。外面滚滚的热浪,然而三日月依旧带着浅笑,乐呵呵地喝着热茶。“你真的不热吗……?!”少年晃悠悠地支起一只手臂撑起头,突然感到嘴里塞进一个冰凉的东西——是一根牛奶味冰棍。
  “哦呀呀~鹤丸君,正所谓心静自然凉啦~爷爷我还是很高兴的,这么热的天鹤丸君还记得来看我哦~”三日月看着鹤丸先是懵逼再是一脸惊喜的表情,心里想果然还是个孩子啊~
  “唔唔……突然塞冰棍什么的,不错的惊吓呢哈哈”鹤丸叼着冰棍直起身子坐起,开始对坐在柜台里的三日月挤眉弄眼。“能吓到鹤丸君,很不错的体验呢~”三日月眯上眼睛回赠他一个温柔的笑容。鹤丸似乎一瞬间看到樱花的花瓣飞舞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觉得气氛很暧昧,凉爽下来的脸颊的温度又再次升高,耳朵也是,连心跳也开始加速,与平常感受到的惊吓完全不同的感受……全新的惊吓嘛……?!
  “干嘛啊,突然…笑起来……”连自己的声音都变得不太对……鹤丸扭过头,闭着眼睛开始了莫名其妙的辩解:
  “还有,我才…没有特地来看你,只是觉得你这个家伙很……很独特啦!?明明长得这么好看,非要说自己是个欧吉桑,还在这个鬼地方开了个书店,跟着你肯定有超多惊吓的说……”越说声音越虚弱的鹤丸悄悄转过头瞄三日月反应,鹤丸发现三日月还是那样笑着看着他,“啊啊啊,真是够了,不要再笑啦,三日月?!”
  “嗨~嗨,不捉弄鹤丸君啦,不管怎么样,欧吉桑一直欢迎你来哦~”
  “今天才发现你的笑容是个超级惊吓!!”
  “啊嘞~欧吉桑的笑容一直很温柔的哦~”
  ……
今天的老书店又是无比和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