忤鲟

呜呜呜呜世界真美好果然非久必欧嘛啊啊!『本人已经疯了』
今天刷演习还在感叹别人家的爷爷,没想到深夜肝刀竟然!!出了!!
像我这种懒癌懒到玩游戏都烦的人能坚持到现在真的😂,只能说刀男待我不薄,最爱的鹤丸肝不到官方直接送。
死都不弃坑,坚决赖着!
『想到阴阳师里脸黑的日常,果断投入刀男的怀抱』

和基友的日常😂互相怼互相恶心😂
真的好巧,我喜欢鹤丸但我没有基友有,基友喜欢一期他没有我有……
友谊的小船迟早要翻啊~

瑕月②(三日鹤)(被审)

瑕月②(三日月★鹤丸)
设定:微暗堕腹黑爷爷★爱搞事但又很小天使的鹤丸
副CP:被被★男审
★ooc可能,第一章链接放评论啦~
★求支持,求鼓励,求围观(⑉・̆⌓・̆⑉)

  灰蓝色的云与淡红的光晕渐渐交融,空气消散些许温度,夜色漫延,一抹淡月逐渐显现……鹤丸醒来时,手入室里只余他一人,墙上映着霞光,快要入夜了。躺着伸了个懒腰,缓缓坐起揉了揉因睡眠而湿润的眼睛,呆了一会“唔……总感觉忘了什么……”等等!主上好像说晚饭前要开会来着!啊啊啊不要错过了啊啊!
   审审与众刀男在主殿和谐的喝茶,屋外传来急速的脚步声。“抱歉啊~我来迟了……呼”鹤丸摸着头边走到自己的位置。“哼~再迟点你就可以不用来了~”审审想他投了一记眼刀,完成日常怼鹤丸的任务✔。
“抱歉,鹤丸殿,刚才看你睡得熟,便没有叫醒你……”药研歉意地看向鹤丸。
“鹤丸……”山姥切见审审又要怼鹤丸殿,这样下去一时半会儿这个回事开不了了(被被深谙开军议之苦),严肃道:“咳咳,那么接下来,我们将正式开始会议。”众刀男欣慰的望了山姥切一眼,终于把主题扯回来了。但是审审扯谈的功力……
“啊嘞?被被你感冒了?”审审担忧的注视着被被笼罩在被被下的脸,山姥切刚绷起的脸又无奈的软了下去,“我没…感冒” “诶~真的?有事不要瞒着我啊~”审审微微掀起被被的被被,假装要用手摸山姥切的额头。山姥切不出所有人意料,炸毛了:“啊…没有…不是,我真的……”
“可你的脸好红呐……”鹤丸戏谑地接嘴,又遭审审的眼刀。审审:用眼神戳死这个抢我台词的家伙!
被被:我只想安静的披着我的被被……
众刀男:不是……开会吗?茶都喝饱了
  “好了,不废话了,今天是有事情要宣布一下。大家也知道我这几天去了趟时之ZF,这次是被召集处理一件暗黑本丸的事务。”审审终于正经了起来。
“暗黑本丸……好可怕……”
“难道是……让我们去清理门户吗?”
  “那里的伙伴……怎么样了……”
  座下吵吵嚷嚷一片关于暗黑本丸想象。
“关于那做黑暗本丸,ZF已经派出人员处理好了,所幸大部分的刀都救回,但是要接着处理他们的归宿问题,ZF筛选了一些比较和谐的本丸接受……所以你们帅气逼人可爱善良的审审接下了其中一员!大家要好好对待这个新来的成员哦~”
  众刀剑再次露出欣慰的笑容。
  “主上!我们一定会的。”
  “受伤的同伴要好好的关爱啊!”
   “用光忠特制的美食治愈他的心灵吧!”
  “那我也特意准备一些惊喜(吓)吧~”
“但是……大将,暗堕过的刀,是否对您有危害……”药研虽是同情暗黑本丸里的同伴,但,他们的本丸、审审不能因此受到伤害。这么一提,一期也有所顾虑的望向审审,“的确,主上能否确定这位同伴的安全性……”
   审-戏精-审搓起山姥切的被被擦并不存在的眼泪鼻涕:“呜呜呜,这么关心我,好感动啊~呜呜”
  被被:下次还是让歌仙洗我的被被吧……
众刀男:习惯了就好……(≖_≖ )
  “这种问题不用担心,ZF这次做的比较及时,大部分是微暗堕倾向,进行了净化处理,嘛,也包括对一些记忆的处理……”
  主殿里的空气突然安静,审审挠挠头:“那开饭吧,再晚就不好了,这么迟就不召唤新成员,明天一早再弄,带他好好适应一下~”
  “终于开饭了,啊对了,话说新来的是谁啊?”鹤丸听到开饭后,放松趴在矮桌上。众刀男也竖起耳朵期待。
  “终于问出一个符合你年龄的有智商的问题了……”
  鹤丸:(*'へ'*)我这么机智……!
审审一脸『你来打我啊』:“既然你这么问了,我就大发慈悲的回答你,我不告诉你~决定了,明早召唤刀剑的任务就交给你了,鹤丸!未知更有意思吧~”
  “哇哦,难得主上这么懂我,吓到了呢~那就交给我啦~”
——————众刀男+审审吃吃饭睡睡觉的日常时间—————————————
   第二日的清晨 鹤丸比平常还早就起来了 ,洗漱穿戴好之后就跑到审审告诉他的房间,里面正中央放着的就是昨天所说的新伙伴了。这把刀被白布覆盖住,看不出什么细节,从长度判断应是一把太刀。太刀,鹤丸想了想,目前本丸就三把他自己和一期还有光忠,大太刀一把也没有,短刀胁差打刀常见的都有了。不过也是奇怪,他算是最迟来到本丸的,自从来了,审审再也没锻出过新刀,审审索性就不锻了。鹤丸讪笑,难道我运气真有那么差,把主上都带衰了……算了算了不想这个糟心事!鹤球摇摇脑袋,蹲下来盯着一坨白布:“太刀的话,江雪殿……唔还是算了,我会无聊死了的,虽然小夜很期待;或者是咔咔咔…(一串刀名)…还有一群喝茶的……是狮子王就好啦~”去万屋时和别人家的狮子王聊的很欢呢~不过有时也会看到许多欧审家的三日月,超级温柔(也很好看),好想惊吓他啊啊啊啊鹤丸暗搓搓地想。
  “话说是三日月也不错呢,那就许愿是三日月吧~”也许本丸终于要有专属的三日月啦!鹤丸莫名有些激动脸红,兴冲冲地跑回房间拿审审给的灵符,嗯,在准备一些茶水好了『当然是加过料的哼哼哼』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鹤丸坐在白布前,放好茶具:“无论出来的是谁嘿嘿嘿,先让他品尝一下鹤丸特制的茶水~”所以他并没有注意到白布里的刀不安的抖了几下。
   鹤丸贴上了灵符,一瞬间,淡蓝的光晕混合着嫣粉的花瓣充斥了整个房间,鹤丸眯着眼睛退后了几步,心里有些担心自己特制的茶有没有打翻……哦不,之后这种事就不重要了。因为映入眼帘的标志性的双眸……深蓝的夜空与黎明的淡蓝交融其中,一弯金色三日月的图案熠熠生辉。可能是微暗堕过的缘故,一身绀蓝比平常所见的三日月更为深沉 “哦呀,迎接我的是鹤丸殿下吗~”
    悦耳清澈的声音滑过耳边时,鹤丸才稍稍回过神:“不愧是天下五剑中……最美的啊……”
   “哈哈哈,鹤丸殿的赞赏我很开心呢……不过有形之物终将是要毁坏的,无论……”三日月笑着走近鹤丸,眸中掠过一抹深色,看见鹤丸脸红扑扑的看着自己无奈道:“抱歉啊~说了奇怪的话哈哈哈~”
  奈何其实鹤丸什么都没听见,内心欢呼雀跃一阵后,就见到离自己非常近的三日月:“哇——真是吓到我了呢……”不知为何有些不自在,突然想到自己带来的茶水这是完全可以缓和下气氛嘛!
  “要喝茶吗?,我记得你爱喝茶来着……”鹤丸拿起托盘,将茶水递给他,三日月想起沉睡在刀中时隐约听到的,默默向后退了一步 ,初升的阳光映入屋里,衬着他腻死人的笑容越发好看起来:“鹤丸殿,这么早就来招待我,应该还没有用早膳吧,这杯请你先好好享用~”
  “哦,好……好啊”被笑容晃了一脸的鹤丸完全忘记自己下了料,就喝了下去。
唔!好难喝,不行自己做的茶笑着也要喝下去。怎么可以在三日月面前丢脸!
  看着眼前脸憋的皱巴巴的鹤丸,三日月轻笑一声:“哈哈哈,鹤丸殿果然很有趣呢~”
  “唔——!”鹤丸-坑错人-国永表示:没想到三日月来到的日子TMD的这么刺激!

PS.
终于让三日月露过脸啦~论一个懒癌更新是要多大动力( ‘-ωก̀ )
审审:真以为我随便让鹤球去召唤的,no no no,根据我逛审神者论坛『常年产出各种同人粮的地方』的经验,如何治愈一个三日月,当然是一个鹤球啦ପ( ˘ᵕ˘ ) ੭ ☆
被被:……别看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三日月:哈哈哈,甚好甚好~
鹤丸:……又来一个坑逼……

瑕月(三日月★鹤丸)中篇

瑕月(三日月★鹤丸)中篇
设定:微暗堕腹黑爷爷★爱搞事但又很小天使的鹤丸
★ooc可能,新手写文,雷点自避
★求支持,求鼓励,求围观(⑉・̆⌓・̆⑉)

  “嘛—这个时候了,主公差不多也要回来了吧。”霞色的阳光下纯白色的背影丢下了农具,懒懒的张开双臂舒展身体。听到鹤丸说话的一期手中的动作禁不住一顿,缓缓转过头:“鹤丸殿,你该不会又要……啊嘞…人呢?”地上只剩躺倒的农具回应他了。
  主殿屋前的草坪上,短刀们正玩耍着,忽然就感受到一阵风一掠而过。“好…好奇怪啊,刚才的风是白色的……”退抱起受惊的小老虎安抚。一旁监护的药研早已习以为常的推了推眼镜,“是鹤丸殿下吧,快到大将回来的时间了……”“所以鹤丸殿又要开始日常『惊吓』了吧!”鲶尾纯属幸灾乐祸地接嘴,扯了扯身旁骨喰的衣角,“讷讷,骨喰我们去看戏吧~”
骨喰:“……你开心就好。”于是就被鲶尾拽跑啦~“那么大家好好玩吧,我先去手入室准备一下。”药研带着迷之微笑,双手悠闲地插入口袋,步向手入室,作为本丸的元老,后面会发生什么他已经见怪不怪,甚至还想笑(微笑.jpg)
  短刀们面面相觑:“鹤丸殿的机动……总是在出其不意的地方出乎意料的好啊……”
  靠近本丸门口的一棵葱郁的树下,青江带着一贯的表情望着树上灵活的身影。(虽然他也怀疑过太刀的机动……后来也无所谓啦,他只要能欺负石切的机动就行啦)“呦西!大功告成~”鹤丸从树上跳下来,拍拍自己内番服上的灰,“青江,你也是很有想法的boy啊~”(热爱学习新事物的国际鹤)“嘛,一直想看看现实版的呢~”青江蹭了蹭自己的金球球,露出了『纯洁』的笑容。
“鹤丸殿、笑面先生!需要帮忙吗?”鲶尾拉着骨喰凑近,眼睛bulingbuling地望着吊在树上的木桶,毕竟他可以提供很多道(ma)具(fen)。“呀呀呀,不用啦,已经完成了,小鲶尾准备欣赏主上的表情吧——!”鹤丸双手环胸,笑的极为灿烂。
这时, 本丸的门外传来熟悉的灵力波动,鹤丸眨眨金色的双眸,闪入了树下的草丛,青江他们也已一并埋伏在草丛里。
  木门吱呀一声打开,审神者今天似乎非常高兴,脚步轻盈还哼着歌,然后就……
  “三…二…一…放——!”
“啊嘞——卧槽啊你们……!!!”『来自某日常被坑的审』
“日子果然还是要惊吓才有意思啊哈哈哈,有被我吓到吗,主上~”『来自某日常搞事的老顽童』
“湿身诱惑原来是这样的啊……露点了呐…”『某个装作一本正经一直想对审审工作制服下手的色情中学生』
“噗哈哈哈哈——”『某个笑的使劲在拍骨喰的大眼』
骨喰:……你们开心就好,活着不好吗?
  听到青江的话脸更黑的审神者低头瞄了眼,发现不可描述之物,“果然……鹤丸你还是滚蛋吧——!”日常出拳带风。
(PS.忘了说本丸的审审是男生,虽然不欧但是武力值还是很高的)
  稍后进门的近侍山姥切进来就看到这样一副场景:自家蠢审湿着衣服对鹤丸残忍施暴。啊,又作死了吧。
“主人……”山姥切刚走近,白皙的脸就染上了红晕,视觉冲击力太强了,他低下头扯扯自己的被被。审审转过头,扑倒山姥切的怀里卖萌,“被被,他们又欺负我……”山姥切一阵手忙脚乱,没办法的看着他,然后鼓足勇气的把审审用被被一裹,温柔的抱在怀里,“我先带你去换衣服吧……”审审乖乖地蹭了蹭山姥切,成功感受到对方紧张的一僵,“嘿嘿嘿,还是被被最好了~”
  围观群众:气氛有些微妙呢……
樱飘雪(?)的审审用着杀必死的眼神看着鹤丸,“快点去手入室哦!”再用和善的眼神看向这里唯一看上去比较可靠的骨喰:“小骨喰,麻烦去通知大家晚饭前要开会呢~”“好的。”骨喰利索的拉着鲶尾离开了。
  看着离开的四人,鹤丸坐在地上不解的摸着自己肿了一边的脸,“唔…为什么只打我一个人……?”青江窃笑道:“大概因为你是惯犯吧~”拉起地上的摸脸的鹤球,“我带你去手入室吧……”
  当药研在手入室里看到鹤丸一手捂脸一手被青江拉着进来忍不住笑出声,“鹤丸殿,来这边。”
  “唔唔,主人…下手太狠了,毁容怎么办…”鹤丸愤愤不平道,“药研……唔年轻人千万不能…像主上那样……”关键是只有他一个人被揍,揍完还遭受到区别待遇和秀恩爱(?),心灵暴击好吗…
  “嗨嗨~请鹤丸殿在这里待一个小时哦~”药研加好资源和符咒,转身继续做自己的医学实验。
“那我就先走啦~”青江整理了会自己的头发,起身离开。
  鹤丸坐着无聊地摆腿:“哦!前面听主上讲要开会诶~”
  “嗯,是的,听山姥切说是来了新同伴。”
“啊嘞~最近没看到主上锻刀啊,那家伙自从锻出我来了,好像运气就一直很差,打算把资源存下来着”鹤丸想着,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次似乎是政府发的刀吧,再详细我就不知道了。”
“嗯嗯,不过又有了新同伴还是非常开心呢~日子应该会越来越有趣吧……”鹤丸想着想着顺势就躺下补觉了。
回头看到睡过去的鹤丸,药研无奈的摇摇头,心想:虽然鹤丸殿有时比自家弟弟还熊,但是的确让本丸添了更多的生气呢。
边碾着药剂,心头对开会的内容也生出几丝期待,新来的刀剑会是谁呢?

PS.怀疑自己是不是有毒,写了一章了三日月还没出场(也算提到了吧( ͡° ͜ʖ ͡°)✧)
补充的设定:被被★男审
男审:非洲人,欧气陨落在鹤球身上,武力值高,鹤丸这么爱搞事是因为有时审神者爱陪他一起搞。
(名字想不出来(っ ̯ -。))
被被:操心的近侍,平常羞涩好调戏关键时刻男友力MAX

被被:我是山姥切国広。……那个眼神是怎么回事。对仿刀的身份感到在意吗?
本审:啊啊啊啊不介意啊啊啊啊啊!最喜欢披着被被的被被了!!!
手癌手机撸图

鹤丸搞事日常

鹤丸搞事日常
设定:搞事小孩鹤丸★温柔书店老板爷爷
       ★初次写文,ooc可能,渣文笔
      
       ★短篇,真的蛮短的

  恣意的绿色层层叠染,夏日滚烫的空气随着蝉鸣的喧嚣一同波涌着,阳光粘稠,唯独靠山的老书店笼罩在一片绿荫中,透露着隔世的宁静闲适。
  “唔……明明天气怎么热,三日月你怎么……”银发的少年趴在书店的前柜上,懒懒的吐槽一身深色和服的店老板。外面滚滚的热浪,然而三日月依旧带着浅笑,乐呵呵地喝着热茶。“你真的不热吗……?!”少年晃悠悠地支起一只手臂撑起头,突然感到嘴里塞进一个冰凉的东西——是一根牛奶味冰棍。
  “哦呀呀~鹤丸君,正所谓心静自然凉啦~爷爷我还是很高兴的,这么热的天鹤丸君还记得来看我哦~”三日月看着鹤丸先是懵逼再是一脸惊喜的表情,心里想果然还是个孩子啊~
  “唔唔……突然塞冰棍什么的,不错的惊吓呢哈哈”鹤丸叼着冰棍直起身子坐起,开始对坐在柜台里的三日月挤眉弄眼。“能吓到鹤丸君,很不错的体验呢~”三日月眯上眼睛回赠他一个温柔的笑容。鹤丸似乎一瞬间看到樱花的花瓣飞舞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觉得气氛很暧昧,凉爽下来的脸颊的温度又再次升高,耳朵也是,连心跳也开始加速,与平常感受到的惊吓完全不同的感受……全新的惊吓嘛……?!
  “干嘛啊,突然…笑起来……”连自己的声音都变得不太对……鹤丸扭过头,闭着眼睛开始了莫名其妙的辩解:
  “还有,我才…没有特地来看你,只是觉得你这个家伙很……很独特啦!?明明长得这么好看,非要说自己是个欧吉桑,还在这个鬼地方开了个书店,跟着你肯定有超多惊吓的说……”越说声音越虚弱的鹤丸悄悄转过头瞄三日月反应,鹤丸发现三日月还是那样笑着看着他,“啊啊啊,真是够了,不要再笑啦,三日月?!”
  “嗨~嗨,不捉弄鹤丸君啦,不管怎么样,欧吉桑一直欢迎你来哦~”
  “今天才发现你的笑容是个超级惊吓!!”
  “啊嘞~欧吉桑的笑容一直很温柔的哦~”
  ……
今天的老书店又是无比和谐呢~